柳下熙

木香花像阳光一样从花架上撒落

看了看自己的小马AU,什么玩意儿(ノಥ益ಥ)
近期考试繁重,以后再填吧╮(╯_╰)╭
心里难受(;_;)

我拿什么拯救,我陷入了小马邪教。

设定

小马宝莉AU

CP:盾冬,锤基,EC,鹰寡,蓝色组

       虫绿,贾妮,狼队。

设定:锤基设定是宇宙公主和月光公主

         EC设定是闪耀盔甲和音韵公主

哦,是王子
       
 盾冬,贾妮,狼队设定是六人组

         虫绿,幻红设定是可爱军团

         鹰寡,蓝色组设定是水晶帝国护卫
【不要在意细节

         阿毛是穗龙【不是

         佩姬是押韵狂魔科拉【不是

         叉爹是无序【噗哈哈哈哈哈

         于是史蒂乎是暮暮【(。ò ∀ ó。)

         主盾冬

马种:锤基和查尔斯是飞角马

         史蒂乎,贾维斯,金刚狼小蜘蛛是飞马

        场面人,小队,小绿魔,Raven,幻红是独角兽

         吧唧,妮妮,Hank,博士,鹰寡是陆马

         史蒂乎在暮暮公主篇会变成飞角马【lᴗ❛ั∗)◞✺

         吧唧设定原来是飞马,收到袭击失去了翅膀

博士生气会变成飞马
       
 以及位于永恒自由森林的各位聚聚:泽莫,海拉,天启,奥创,灭霸

写的不好打个tag,不会被打吧【。ò ∀ ó。

         

正文第一章         

来自皇城的信

       Steve是非常受人欢迎的小马,从他那蓝色星星纹样的可爱标志上就能看出来。

      自从他从皇城来到小马谷,他学习到了很多的事情,最重要的是,友谊。

      小马谷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好的地方,这里绿草如茵,还有一片神秘的永恒自由森林。

      陪他从皇城来到小马谷的,是他从小到大的玩伴Bucky,他有一颗红色星星状的可爱标志,他们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,只是,和幼时不同的是,由于一场惊动全小马利亚的战争,他们再也无法一起在蓝天中飞翔。

      小马谷的朋友们可不少,比如说拥有许多宝石矿爸爸还是镇长的陆马Tony,又比如说很嚣张却经常被好友独角兽Scott教训的飞马Logan,再比如和小动物们相处很好,却十分怕生的banner博士,以及他时不时出现的小问题。

      总之不管和谁,只要交到一个真正的朋友,总是一件好事不是吗?

      Steve和Bucky十分喜欢小马谷的朋友,他们甚至一度不想回到皇城,可是就在这天,一封来自皇城的信被Sam交到了Steve的手上。

      “说真的,你能不能和皇城里那几个狗男男商量一下,每次的信都要让我吐出来是什么鬼”Sam和善的发表了他的意见。

      “不。”Bucky温和的说,他想起了Sam在火车上硬要占一个座位时的面孔,而他甚至不是一匹小马。

      “不。”Bucky又强调了一遍,他在心里表扬了自己,好样的Bucky。

      Sam轻轻地飞走了,Bucky询问Steve“你不想拆开看看吗?Steve?”

        “可这是Tony的party,在这里处理宇宙王子殿下的信不太好吧。”

        “也是,反正他一定是又被月光王子捅了向你求救,还是不要管了。”

        Steve赶紧打开了信封。

       参加party的好朋友们也都围了上来,想要看看来自宇宙王子的信。

       “Steve吾友,见信如晤,你们在小马谷生活的还好吗?你和你的朋友可以一起enrqnwnatm(ノಥ益ಥ)y总之你们将在后天参加一场皇家婚礼,务必提前到场,随信附一张请柬。”

        小马们寂静无声,几秒后他们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!

      准确说,只有两匹小马爆发出了欢呼——皮特和Wanda。

       再准确点说,Wanda只是因为可以见到阔别几个月的父亲们而欢乐 。

       “等等,是谁的婚礼?”瞄了一眼邀请函的Bucky声线颤抖着说“他们?他们不是兄弟吗?”

       Bucky,我的朋友,你没看错。

       Steve很想这么说,但是他的大脑也一片紊乱——朋友可以结婚?!

         Tony的声音打断了Steve的思路“小鹿斑比要结婚了?啧啧啧啧,真可怕。”还顺势抱住了身边的Jarvis蹭个不停。

       Steve陷入了沉默,Logan粗声说道“瘦子咱们也去,顺便看看你老师和那个钢铁盔甲。”

       Scott应下,又轰开了Logan“休想碰我的姑娘!”

        Logan和Scott走了,Tony和Jarvis走了,Vision红着脸和Wanda说着话,只有Peter一脸憧憬地飞来飞去。

       “Bucky...”

       “哎呦!”

       Peter砰的一下撞到了房梁上,Vision和Wanda赶快带着他到banner博士那里去了。

       “Bucky...”

       一直看着信发呆的Bucky如梦初醒般应了声“嗯?”

       Steve心里更加沉重了,难道说Bucky喜欢Loki吗?所以才这样走神?可是为什么自己心里会感到苦涩呢?难道自己潜意识里再阻挠Bucky拥有朋友吗?这可不是一个正直的小马应该有的想法!

        “收拾收拾吧,我们明天就要出发了。”

        “...好”

定理

医院的所有
房间都亮着
街区仍是一成不变
繁华
人间烟火中
几条舌头跳动着
我在树影里
自我爆炸
似曾相识
三点连成一直线

说真的,作为一个透明,写文是很崩溃的,尤其是最后一句,太出戏了2333憋了半个小时,就写出来了一点,顿觉前途渺茫。。。私心打了个tag。。。感觉有点OOC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冻土
        梦醒了,什么都没有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,目光所及之处只有荒原和冻土。他呼出一口冰冷的气息,与他僵硬的四肢和满身风霜极为相称。
        James·Barnes——政府在逃犯“冬日战士”沉默地行走。不知来路,亦无归处。只是盲目向前,像一只旅鼠。他穿过河流,而那溺死的风变得比河床还凉①摧刮着他的身体,比铁还硬的一片片血迹哽在喉头,无人言说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他的噩梦,纠缠他一生的魇。它们从遗忘中醒来,漠视他,然后将他一片片撕毁。杀死他发梢上那一抹轻柔的絮,飞进他的皮肤,溶于他的骨血,将他绑在渴望光明的黑暗更深处。将那人的影子模糊,将他带离梓乡,令他背负永夜的仿徨。
        他挣扎,逃脱,带着满身泥泞和伤痕,用尽全力追寻。
        黑暗的尽头是一片蔚蓝。
        而随后,他意识到,那片蔚蓝可以是所有人的天空,却唯独不能再属于他。
        他将在秃鹫的默悼下腐烂。
        被风吹走的照片埋葬了他,厚重的冻土接纳了他,与其再见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

啊啊啊啊啊啊啊! @云鲤鲤鱼 赞美您!远在洛阳的姐姐给我打电话过来说收到了本子,而且非常的好,作为一个被我拐带的盾冬粉,现在她成功地将她寝室的同学都拐进了盾冬坑٩( 'ω' )و可惜我是个高中狗,要到国庆节才能真正地看到啦(❁´◡`❁)*✲゚*